社會新聞

諸葛亮那么牛,蜀國卻最先滅亡,究竟為什么?

2017-07-19 點擊數:4301


劉備和諸葛亮相比,肯定是諸葛亮的個人能力更強,但是為什么劉備死后,蜀國也日漸衰落?因為諸葛亮雖然有才能,但是他在用人方面還是不及劉備。諸葛亮晚年的時候,凡事親力親為,打二十軍棍以上的懲罰措施都要親自盯著,有時候他甚至自己親自上去打。一個企業家這樣管理團隊,到最后肯定要累死。


諸葛亮解釋他這種行為時說,我不是不知道這樣做的弊端,但是因為先帝對我太好了,我接受了先帝托孤的重任,就不容許自己出差錯。


其實正是因為諸葛亮太小心謹慎了,所以,他不能放手讓他人去做事,因為他唯恐別人做不好。他不相信別人,不能放手讓別人去做,手下的人就得不到鍛煉和施展,自然很難出人才。因為就算有人才,你不給他機會,他也被埋沒了。


所以劉備在的時候,蜀國有五虎上將。劉備死后,姜維北伐時,蜀之能征善戰的大將都已亡故,無人可用,只得讓原來在關公帳下做書記的廖化(做過山賊,歸順關羽)做先鋒。這就是“蜀中無大將,廖化作先鋒”的典故。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局面,就是因為諸葛亮沒有去培養年輕人。


從這里面,我們可以看出一個管理者應該具備什么才能。不同層次的人需要具備不同的能力,高層需要膽略,底層需要業務,中層需要人際關系協調。處在管理層,你就要學會授權。有句話叫“君閑臣忙國必興,君忙臣閑國必衰”,就是說一個團隊要合理地分工。管理者不懂授權的結果有兩個:一個是把自己累死,一個是把人才埋沒掉。你累得要死,又沒有培養出人才,團隊就危險了。



老板累的四宗罪


第一宗罪:不放心。


有人這樣回答:我的企業沒有人才,我的員工沒有執行力,我公司地處偏遠找不到好干部。有人歸因于80后90后。也有人這樣回答:我學歷低不會管理、我搞技術出身不知道如何管人、我做業務起家管人的事實在外行。總算有人從自己身上找原因了。


在我看來,這些回答都停留在淺層和表象,不是問題癥結所在!老板累的真正原因是不相信員工!是不放心!我好不容易辛辛苦苦積攢了一桶金,才創業成功,企業的一切都是我個人的,我怎么能隨隨便便假手于人?人賬物、進銷存等等企業的大小事務最終拍板都只能我老板一人說了算!這樣辦企業,不累才怪!“不放心”是老板累的最大原因。


第二宗罪:不會用人。


不會用人體現在不會找人、不會識人、不會安排人在合適的崗位。中國封建社會漫長,無論時代如何變遷,“我的地盤我做主”的土皇帝思想總是深植于國人的大腦之中。為什么中國溜須拍馬之徒甚多?就是愛聽好話的人太多。老板選人首選“順不順眼、聽不聽話”,請問那些有才之士誰肯輕易俯首稱臣?即使你不三顧茅廬,至少也要禮賢下士吧?


否則誰肯為你賣力?“士為知己者死”不就是講的這些有才之士!偏偏這么怪,越是小的企業,老板架子越大!因為他是“能人”——企業離了誰都照樣轉,離了我老板就不行。這樣的企業,老板不累才怪!


第三宗罪:不會授權。


很多人做了老板,其實并不知道企業是什么樣,企業是如何構成的,他不知道企業絕大多數工作都是可以假手于人,都是可以分類分級分時授權全體員工完成的。很多老板也懂得授權的重要,但就是不知道如何授權。


多數人的經歷就是“一放(權)就亂、一收(權)就死”。其實解決這個問題很簡單。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,你找一個專業的顧問,花上一點時間,這一切癥結都可迎刃而解。


第四宗罪:不會分錢。


也有不少老板會用人,也會授權,企業發展也不錯??墒堑鹊狡髽I有一定規模之后,元老離開了,能人請辭了。原本有人替老板分擔的工作因無人接替,老板不得不親自上陣,一上陣就又回到了忙亂不堪、身心交瘁的境地。


四川有個老板六十多歲了,本已卸任總經理四年,就因為利益分配不好,導致總經理兼技術總監憤而辭職,今年不得不再次以董事長身份兼任總經理。個中滋味,只有他自己清楚!酸甜苦辣,只能自己獨自品味。


我們知道,老板們創業原本是為了更好地生活,哪知道,有人創業卻踏上了一條不歸路。浙江老板王均瑤英年早逝有人說是解脫,不解脫你就意味著要勞累終生!


難道老板不累,就辦不好企業嗎?


非也,基業長青的企業告訴我們:老板越輕松,企業越長久。老板越輕松,企業發展越順利。因為老板輕松,意味著員工努力。事事有人負責,老板能不輕松嗎?

版權所有:宿遷市思成財稅服務有限公司 蘇ICP備15051039號 技術支持:仕德偉科技
地址:宿遷市“霸王舉鼎商圈”,西湖路328號城宇大廈B座十樓 電話:0527—81180180 郵箱:491667464@qq.com E站統計 網站建設仕網云智能建站
在線客服
手機:13812405263

在線客服
人妻卧室迎合领导进入_我的年轻岳坶2电影中文_在工地里被弄得好爽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